关闭 评论共21条,分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者: sp 评论时间:2012/5/1 20:31:08

好文章。佩服牛农同学好记性。



    评论者: 老杨 评论时间:2012/5/3 10:14:12

能把43年前的下乡事如此清晰表达,这完完全全是我等三同学的山村情景,引起大家不少当年记忆,佩服老同学。



    评论者: 知 青仔 评论时间:2012/5/3 15:38:31

我下等不是下乡,而是去农场,看后才知下乡原来是这样苦。因为我们虽然也是吃得不好,但还是有四两米的饭堂。我们是工作时间长,有大会战就苦极了。就是思家。但是,你们可能早回城的吧。如果家庭生活过得去,有支援就好点吧。有些下乡知青后来养不活自己怎么办呢,有人能讲吗。



    评论者: 周显光 评论时间:2012/5/4 20:20:36

引起我的共鳴. 但我好象实在没法回忆得那么细了.



    评论者: 當年博羅知青 评论时间:2012/5/5 4:48:27

知青一代成白髮,不堪回首話當年。



    评论者: 老马 评论时间:2012/5/5 12:23:26

牛同学好记性。文章最后的那首菩萨蛮,当年也曾拜读过,但在劳碌中却逐渐忘却了。今日再读,倍感亲切。



    评论者: 自由人 评论时间:2012/5/5 20:07:58

呵呵!好个〝翻越梧桐山,那边更好看〞。好句好句!



    评论者: 周显光 评论时间:2012/5/7 10:31:41

不过69年春应未展开"经济困难"之后的又一波偷渡潮啵? 楼主是否错记打油(一)的写作日期? 或错记其写作目的(为1969年春节回家而写)?



    评论者: “海南人” 评论时间:2012/5/7 15:53:16

我的理解:打油诗中“四枚偷渡汉”指的是偷渡回家,而非偷渡潮中的偷渡(参见第十句的注解:‘假设十一再有此类禁回城’)



    评论者: 老农 评论时间:2012/5/8 19:29:56

如海南人理解,仅“偷渡”回广州而矣,4位同学规矩,6中良民较多。


关闭 评论共21条,分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