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评论共6条,分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者: 老关 评论时间:2012/4/2 17:27:20

老朱不简单!老三届高人啊!



    评论者: 包袱 评论时间:2012/4/2 21:42:43

朱兄真是个做学问的人。受教。



    评论者: zxg 评论时间:2012/4/6 10:46:53

卓裕学友: 你可否了解一下此集的出版历程? 也许这样才能解开心中许多暂时无解的疑惑.
我猜想, 此集子中"打字(电子印刷)或植字(铅字印刷)的错误"应该和责任编辑的责任心及水平有关. 他至少应在二校三校等环节征求作者意见吧? 那样还会留下这么多的硬伤吗? 唉!



    评论者: 鹏 评论时间:2012/4/8 22:23:22

卓裕:第十九页“一坏黄土掩忠顽”,似为“一抔黄土掩忠顽”。



    评论者: 又学会一个字 评论时间:2012/4/9 0:24:08

鹏:“一抔黄土”是对的。抔(póu),不读bēi,不能写成“杯”。出自《史记 张释之列传》:“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

我做虚拟校对的时候,见“一坏黄土”中的“坏”字从“土”字部,沿土部查到“坯”字。上网查对“一坯黄土”,结果也颇多,我就相信了,但的的确确是错了。例如:

一坯黄土掩风流 成都古陵墓的沧桑沉浮(3)
叩首一坯黄土
一眨眼变成一缕青烟,一坯黄土
伤痕文学们只是高山脚下的一坯黄土!
一坯黄土一缕烟,古往今来几曾免。
你,就这么走了,变成一坯黄土,香消玉殒(拙作)

于是,就放上去了。坯,读 pi,名词,不作量词。谢谢你,我又学会了一个字。



    评论者: 鹏 评论时间:2012/4/9 7:33:45

《苕华诗集》印刷质量实在太差,书中明显的错漏虽然可以由读者看出来,但有时还是靠估估下。卓裕对诗集错漏作校勘,实在太好了!


关闭 评论共6条,分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