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革纪实   [关闭]
 
先农坛体育场

作者:华建国  提供者:华建国  日期:2011/7/9

先农坛体育场

华建国  2011.7.8

 

1966年11月坐火车去过北京串连的同学大概不会忘记先农坛体育场吧?

先农坛体育场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四十五年前,我们一群六中革命造反派的同学,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翻越千山万水来到首都北京。

11月底的一个下午,从南宁驶往北京的国际列车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站了,下了车,只觉得灰蒙蒙的天空沙尘很大,由于北京当时的接待任务很重,所以我们只好暂时在先农场体育场等候。

按上级规定,必须要由100人组成的一支队伍才能领取一个编号,有了编号,接待站才会接待。前提是必须要凑够100人,这样,各地学校来的红卫兵、造反派头头们便立即商量如何组合成一个临时的队伍,以便被接纳进入北京城。

这时体育场里已汇集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约几万人的串连大军,这使体育场拥挤不堪,由于等候的时间太长,不少农村来的孩子只好把棉被铺在地上睡起来、或许是太困了吧,一下就睡着了,有的人来了很久还没走出这个体育场。

高声喇叭里不时传来“XXX号请注意马上集中出发”的叫喊声……突然,我们的队伍一下子被冲垮了,同学们被冲散了,不少人在慌忙中丢失了行李。我的一个装有毛主席语录、眼镜等东西的军用挂包不见了。只听见到处是寻人的叫喊声,一人多高的铁丝网上挂满了寻人告示(一张张用作业本撕下来的那种),情况太糟糕了!这是大家完全没有意料到的!

毕竟我们高三的同学成熟许多,在困难面前,在复杂混乱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慌乱,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静观其变,也可能因为当时年轻,天不怕,地不怕吧!因为我们相信毛主席和党中央一定会好好接待我们的。而有的农村来的孩子身上捆着一张破旧棉被就来北京串连,一方面我为他们的勇敢而感动,另一方面我又为他们的幼稚感到可笑!毛主席的客人还需要自己带棉被来吗?

天渐渐暗下来了,肚子很饿了,我和同班桂克健同学便来到体育场对面的小食店,走进店里,见到有米饭,真是喜出望外!

饭后,走出小店时,已是华灯初上了。只见迎面走来一支队伍,站在队伍前面的领队口里吹着哨子,指挥队伍前进,我一眼就看出这一定是去接待站的队伍,我俩灵机一动,在后面紧紧跟上,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位于人民大会堂附近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接待站(西交民巷内)。我俩拿出学生证登记,并交了一些全国粮票,接待站人员为我们安排好了住宿,我们被安置在一间有柚木地板的大房间里。虽说睡的是地铺,也比较挤,但每人大约还有60-70公分的位置吧,我心想也就只好将就些吧,这样,我俩心满意足地美美地睡了到北京的第一觉。

第二天一早,考虑到失散联系的同学们一定在焦急地找我们,我便和桂克健到商店买了张大红纸,浆糊,到天坛公园管理处借了支毛笔,写好寻人告示。然后回到先农坛体育场旁,看中一根高大的水泥柱子,我踩在桂克健的肩上,把寻人告示高高地贴在柱子上。在走散后的第二天同学们就来找到我们了。大家见了面,真有说不出的高兴!

这次去北京正好赶上毛主席最后一次接见红卫兵,真是太幸运了!

今年5月底,我离开北京前还特意去了先农坛体育场,我忘不了它!从前门搭车经天坛、天桥到先农坛体育场,还在它前面留了影。

四十五年前的先农坛体育场据说没什么大变样,还是原来的老样子,现在是北京市的足球队等运动项目的训练基地。

再见了!先农坛体育场,我会常想你的。

 

 


   文章评论  (共 5 条评论)

    评论者: 同学乙 评论时间:2011/7/13 7:56:49

老迈年高,记错了,我们一行六人,不是正式的去北京,而是买了几张近的火车票,到了车站,再上北京的。


    评论者: 华佬 评论时间:2011/7/12 10:58:43


   
Lusy,你好,你是我此文的第一个知音。你记性真好,连到北京的时间和车站都记得那 么清楚,希望日后有机会见面好好聊聊到北京串连的事,谢谢你。


    评论者: 老作 评论时间:2011/7/11 22:23:59

我的成份不好,没资格外出,后我们只好徒步串联,再后来爬火车到了北京,可惜见不到阿爷,有点遗憾。回来时我以广州的火车票与哈尔滨军工大的学生换车票,就到了哈尔滨,又到大庆,在外玩了差不多三个月,不枉串联一回。


    评论者: 同学乙 评论时间:2011/7/11 14:29:03

我和同学五名,一起去北京的,先到同学的妈妈的住处,他妈妈家没有多少地方住,我们分别有睡办公台上的,有睡沙发的,后来就到了北京小学住下来了,那是个住校的学校,虽然是小学,但设施很好,我们住了一个月,也等到了毛主席的接见,还每人分得肉包子吃呢。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吃住坐车不用钱,很感谢北京人民的接待。


    评论者: lusy 评论时间:2011/7/11 9:07:10

我们也是11月20号前后乘火车到达西直门火车站后,被送到先农坛体育场等候,一直等了3·4个小时才上了送往国际关系学院的车。在火车上挤了一身汗,到了体育场,北风劲吹。冻得直打哆嗦。上了汽车,一开车地板冰冻,汗湿的袜子几乎冰结在解放鞋上。然而,当年的我们为了毛的接见,竟是如此无所畏惧。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3.*.*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