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革纪实   [关闭]
 
广州第一次大规模武斗

作者: 老 作   日期:2011/1/22

                  广州第一次大规模武斗

                                                                      ----- 老作

                              (一)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广州中山纪念堂首次爆发大规模武斗,六中东方红参与其中。

      事发偶然也必然,众所周知,当天下午主义兵在纪念堂开会,还准备表演《红卫兵战歌》,客观地说,没打架的任何准备,而旗派工人下午则到越秀山体育场开追悼会,也没有打架准备,当旗派队伍路过纪念堂东侧时双方就互砸石块,至于谁先掷第一块石头,实在没必要也不可能厘清。

      当时旗派工人在纪念堂围栏外,主义兵学生在纪念堂内孙中山雕像的广场和东侧围栏内,大家对峙着。我校旗派学生的介入是后来的事。

      下午约三点多钟,旗派工人派出大货车开到六中搬兵,本来这些事与旗派学生无关,他们为什么要到这么远的六中搬兵呢?因为当年从四月开始在我校已发生多起武斗,(最近与主义兵和东方红个别负责人谈起当年在校武斗,大家都认为很可能六中是广州最早发生局部武斗),外间对六中武斗已有所闻,当时在校武斗东方红受伤的同学大家都护送到中大西门对面的小港卫生院和海珠区红会医院,尤其是几位被风枪击中的同学,受伤的同学在去医院的路上很多人围观,这样,六中武斗的风声就就传开了,不久主义兵就离开学校,东方红已武装占据整个校园,所以有武斗的经验和拥有所谓武器,长矛、大刀、木棍等冷兵器吧,也有藤帽,钢盔等。

      从六中到纪念堂的路途中,我们都把长矛大刀放在车厢自己的脚下,别人都看不到,大家扶着汽车木栏杆一路看热闹,也显得优哉游哉,当汽车把三十多个同学运送到吉祥路时,看见东风路吉祥路已站满准备到越秀山开会的旗派工人,可以说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旗上都写上“红旗工人XX厂”“工联XX厂”等,他们在纪念堂围栅外往里抛掷石头,主义兵在孙中山铜像东边和南边附近向外还击。

      我们的汽车在吉祥路那边缓缓往东风路纪念堂正门这边开,沿路就有人大声问我们是什么组织,车上的学生都大声说我们是六中东方红,人群都纷纷避开让汽车通过,汽车开到纪念堂正门对外马路时车停了下来,这时大家都没有下车,大概是东方红头头与旗派工人负责人取得联系,然后商量武斗方案,这时有同学在车上亮起东方红袖章,车下面的人响起一片喝彩声,听见有人对周围旗派工人大声说:他们是六中东方红。记得当时还有一班手持棍棒的学生同时到达现场,据说是“市技红旗”的,但人数没六中人多。

      在车上停留几分钟功夫,头头大概商量好了,于是叫大家拿武器下车,原来在车上文绉绉的学生这时才拿起家伙,他们当时的装备是磨尖的铁水通、狼牙棒,大刀、钢盔、藤帽等,算是武装到牙齿了,周围的工人看了都纷纷拍手鼓掌,我们跳下车,集队,汇合“市技红旗”,准备从东风路纪念堂正门杀入。

                            (二)

      冲进纪念堂的过程并不复杂,当这两间学校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头头交待了一些要注意的问题,无非是大家相互关照,注意保持距离等,片刻大家就手持凶器往里冲,站在铜像附近的主义兵学生是基本没有刀棒的,当突然看到旗派的人手持刀棒往里冲,看到这个阵势,他们自然蜂拥往里跑,人太多了,起码有上千学生散落在孙中山像附近,这时大家争先恐后往会堂里挤,而门口又是瓶颈,相互之间的践踏在所难免,这时也看见很多人因挤压倒下受伤,尤其是一些手无寸铁的女学生,倒下的学生是后来抬进去的。

       六中东方红冲进纪念堂的情形与在校主义兵对垒的打杀如同翻版,不同的是没有拉锯的对冲,仅是一边倒的冲杀,冲锋时大家很注意自我保护,冲杀也适可而止,事实面对大片的人群也不敢向前冲杀,客观地说,冲进纪念堂的瞬间没有看见砍杀任何人,双方始终保持距离,只是旗派学生往前冲,主义兵向后退,队伍越过铜像就停了下来。

      当主义兵全部退回纪念堂后,他们就把里面的坐椅从楼上往下扔,很快这些椅子就在正面大门前垒起,椅子像小山似的彻底把门口封了起来。 很快,主义兵又爬上纪念堂顶部,牵起上面的绿色瓦片往下扔。而排列在孙中山铜像下的两三百部自行车顷刻之间被旗派砸烂,这时看见有些人拿个轮框,有些拿单车三角架往外走。

      这班六中学生在铜像附近停留时间不长,就那么几分钟,都集体退回马路边。这时的情景是主义兵都在纪念堂里边,旗派工人站满铜像附近,也就是上面扔瓦片掷不到的地方,旗派工人很多,纪念堂的草坪,马路外面都是,还有就是很多旗帜,这是他们游行开会用的。

       回校已没有汽车,本来沿吉祥路步行到广卫路十四总站,但警惕性还是挺高,我们不走近路,沿东风路向东走,拐入正南路然后广大路再走到广卫路14号车总站坐车回校,六中东方红学生在纪念堂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小时。

      回来时我们排两列纵队,扛着长矛大刀,沿路高歌,记得是唱林彪语录歌,歌词是:“在需要牺牲的时候,要敢于牺牲包括牺牲自己在内,完蛋就完蛋,完蛋就完蛋!上战场枪一响,老子就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还有毛主席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7.23后,六中东方红就名声在外了,好听一点叫威震四方,难听就叫臭名远扬吧,以至后来广州的大规模武斗都少不了六中学生身影。

      后来小报说主义兵死了很多人,这些人如何被打死就不得而知。但涌进纪念堂瞬间门口位置应该有相当死伤,不久,主义兵还出了一个有纪念堂做背景的7.23纪念章。

      (文章是很久以前写的,最近作修改,有些记忆是抹不掉的,刚看阿陀文章,权作补充吧。)


   文章评论  (共 4 条评论)

    评论者: 又一丁 评论时间:2011/1/28 23:28:38

《红卫兵战歌》是旗派的主要的演出地在广州文化公园,“主义兵”是《红卫兵万岁》,演出地有多处,我在海珠区的“光明大戏院”看过。《红卫兵万岁》是将《长征组歌》的曲词作了修改,并吸收了《东方红》的舞编元素“创作”出来的;《红卫兵战歌》的“创作”成分会多一点。据说广州这两个“创作队伍”后来在“兵团”时已握手搞“共创”了。“文革”的事讲一讲,回忆回忆也不是坏事,以史为鉴有必要。


    评论者: 估估下 评论时间:2011/1/23 9:13:44

阿陀是收集整理文革史的民间人士,这方面在中国还是一片空白,敬请支持。


    评论者: 阿陀 评论时间:2011/1/23 3:42:16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


    评论者: 逍遥红旗 评论时间:2011/1/23 2:07:11

    对外校那位阿陀如此执着地在六中老三届网发动文革回忆的行为很有点不解,正如老作所说:“至于谁先掷第一块石头,实在没必要也不可能厘清。”不过既然提起了这件事,作为目击者,还是要讲几句。
    那天越秀山体育场的大会是旗派的集会,并不局限于工人。我就是在中大听到消息而打算去看热闹的。当我到达中山纪念堂时,双方已经开打,正隔着纪念堂的栏杆边互骂边扔石头。里头是清一色身穿旧军装的主义兵,外面则是杂色服装的旗派青年。只见“中大八卅一”的红旗被倒插在纪念堂屋顶,当时听说是中大旗派学生去越秀山体育场参会路经纪念堂时,主义兵突然冲出来把旗抢走,继而双方发生武斗。双方是否有武斗准备,时人无人得知,但那个时候随身带有护身武器亦不足为奇。我在吉祥路亲眼目睹人们从纪念堂方向匆匆抬来一个失去知觉工人打扮的青年,腰部仍插着一把几乎只露出刀把的匕首。路边一个青年见状,极其气愤,要冲到纪念堂报仇,但没跑了几步就昏了过去,于是连同伤员一起被抬上路边的一辆吉普车送到医院。随着要到越秀山开会的旗派队伍陆续到来,纪念堂外聚齐的人越来越多,加上围观的市民,实在人山人海。东风路与吉祥路东南角一个机关大院的围墙,由于趴在那里看热闹的人太多,不胜负荷,轰然倒塌。那一声巨响,把人们吓了一大跳,以为哪里又杀来一支队伍,纷纷争相走避,后来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双方隔着纪念堂栏杆相持的局面,直至六中东方红和市技红旗的学生到来才被打破。我不知道市技工学校的学生是如何来到的,六中的学生则是一辆大卡车载来。当我见到那些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跳下,正如“老作”所说,人群中响起了掌声和喝彩声。他们从纪念堂前的正门进入,首先是市技红旗的学生,他们还列着队,人人左手手腕扎着布条,手持水喉通,有的嘴里还咬着匕首,那情景令人想起古罗马的斗士。之后就是六中东方红的队伍,不过他们没有保持队形,只是蜂拥而入。之后的情况一如老作所述。再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解放军终于到来了,在双方之间列出分隔线,终止了这场大武斗。
    自此以后,广州的文革运动亦如全国其它地方一样,陷入更疯狂,更荒唐的时代,我们的不少亲朋好友也因此失去了生命,给我们整整一代人的心灵留下了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疼。



发表评论 你的IP:18.234.*.*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