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生当年   [关闭]
 
在那遥远的年代

作者:王健平  提供者:王健平  日期:2009/12/23

在那遥远的年代

      当电视或电影播着离奇古怪的故事情节,你会用一种旁观者的平和心态去欣赏去观看,但当这些故事确确实实发生在你身上,很多为什么无法解释,你还有心情欣赏吗,心情还能平和吗?而我就是进入故事的人,也背着这个沉重的故事走过了大半生。-------前言

      1965年,我考入了广州市第六中学,这学校也是当年唯一座落在珠江边的中学。9月开学的那一天,走进课室,一张张既兴奋又陌生的脸庞映入我眼帘,我寻寻觅觅,终于在人群里找到一张熟悉的白晰而红润的脸,明亮如水的眸子,一抹淡然的微笑,她就是我小学六年同学江心梅。

       时间如白驹过隙,1966年春天来临,万物复苏,六中周围的池塘和灌渠中,小蝌蚪变成了小青蛙,还有不少胆儿大的爬进了教室,在我们的脚下穿梭自如。课室里,只听见老师的讲课声和同学们纸上写字的沙沙声,这是最幸福和温馨的时刻。

      江同学是一名教授的女儿,天生聪明,勤奋好学,成绩总名列前茅,加之为人谦和,有责任心,在同学中有很高的威望,很快就被选为班长。但是,她却很少参加课外活动,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课室里,翻翻书,若有所思得想想事情,利用课间这点时间,我有难题会请教她,而她有什么事也会与我聊聊,长期的学习生活使我们形成一种默契,她每一个细微的神情我都能心领神会。由于学校坐落在珠江边,从初一开始,体育课就是学游泳,这是每个六中人必过的关卡。同学们很认真地听着体育老师讲的要领,并很快学会游泳,及水下施救的种种方法。

      就这样,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遨游。五六月份的初夏,天突然变阴,天边响起轰轰雷声,讲着课的老师被叫去开会,同学们被抛在课室无人管理。百无聊赖之际,邻座的一个同学伸手要我给她算命。我懂个啥?什么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吹呗!正在这时,坐在我后面的江同学也将手伸到我脸前,让我给她看看。我既没抓她的手也没看她一眼,就随口讲了一串让我时至今日依然震惊和后悔的话:“你以后会是在江中救人牺牲的!”记得当时她问了一句,“为什么是救人?”,我说,“因为梅花是英雄花,救人牺牲才会有。”讲完后,我很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咬着牙就是没认错。

       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她父亲是知名教授,也是最早揪出来批斗。不久,我父亲也有问题了,1968年上山下乡,因我是独子,加上年龄不够16岁,有幸留城。我们之间从此失去了联络,却没想一隔就是一生。

      大约在80年代初期,一个回城的知青告诉我,江同学务农期间在江边救人牺牲了。当时我惊得一愣一愣的,半响说不出话来,这同学说她在当地表现好,县里领导说她救人牺牲,给予很高评价。县里几万人自发为她开追悼会送行。

      我70年代高中毕业,因成分问题,分到一个服务行业工作,工作中我努力走与工人相结合的道路,努力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我参加马列学习小组,74年入团,并做团书记。后入党,我不断的奋斗,又参加自学考试,拿了大专文凭,做了医生,与一医科大学的女干部结了婚。结婚那天,爱人告诉我她的同学要来祝贺,其中有个同学认识我,这个同学就是江的大姐。由于她是老三届高中生,77年恢复高考后上了大学,那么巧合与我爱人同班,我给她妹妹算命的事,她妹妹早就告诉家人了,听到楼梯上的众多脚步声,我真想地上裂上一条缝,好钻进去。她姐姐来后,看我心虚的样子,小心地对我说了句只有我和她才听得懂的话,“不关你事”。接着她又说了一些祝贺的话,我觉得甚是感动,她姐姐虽然出现了,但我从来不敢问江同学牺牲的事情,怕勾起她们伤心的往事。

      经多方打听,我知道了江同学埋葬的地点,2006年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去某地拜祭她,我找遍烈士墓上的名字,却没有找到江同学,我急了,找来陵园管理人员责问:“人间有下岗,死了也下岗,你们将江同学请到什么地方?”管理人员解释说:“我们是管理园林的,烈士属于市民政部门,何况70年代离现在遥远,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清楚。”后来我问过民政部门,说查无此人。

      不久,我从知情人口中知道,江心梅一个弱质女子,无依无靠,回家务农的日子里,亲戚当她保姆一样对待,下田种地,回家喂猪,烧火煮饭,样样都干,虽然被折磨病了,但还是坚持劳动。后来她转入糖厂工作,由于工作努力,很受大家尊重。接着,被任命从事会计工作,并评为先进,还有十几天就要去广州参加全省知青表彰大会。星期日,她和厂里一职工子女到糖厂码头,女子不小心落水,江奋不顾身跳水救人,结果一起溺水而亡。因为糖厂是封闭的,缺乏目击证人,不算烈士,真是天大的冤情。联想到初一时我讲的,江中红梅是救人的英雄花;联想到江心梅是优秀班干部,危难时会挺身而出;联想到我们六中人都会游泳的传统;联想到上苍将她姐姐安排到和我爱人一个班一个寝室,冥冥中我知道你有冤,我肯定你是救人牺牲,肯定糖厂领导不想看到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去救糖厂子女牺牲的结果,可是几十年过去了,厂也不存在了,找谁去?

      回家后,我去天台点燃了三支蜡烛,祭奠我的老同学,我对她说,老同学,我相信你,同学们相信你,你的工友农友相信你,咱并不看重这证那证,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咱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几万人为你送葬就是对你的肯定,你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想到这里,泪水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仿佛看到,东方一片祥云缓缓飘至我前方,老同学江心梅坐端坐在莲花盘中,脸还是白晰红润,对我微微一笑,点点头,瞬间远去。我知道她的用意,我也知道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我再也抑制不住情感闸门,任由泪水滑落。

 

 


   文章评论  (共 36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井泉 评论时间:2015/9/21 16:18:55

感動!


    评论者: 同桌 评论时间:2014/8/26 18:42:37

虽是同桌,却从未看过你的作文,今天拜读大作;可以啊!文笔隽秀细腻 且真情流露噢,与平时的你有点出入。希望能再看到你的作品!


    评论者: 同桌 评论时间:2014/8/26 18:42:26

虽是同桌,却从未看过你的作文,今天拜读大作;可以啊!文笔隽秀细腻 且真情流露噢,与平时的你有点出入。希望能再看到你的作品!


    评论者: 华佬 评论时间:2013/1/11 10:11:49

65年进高中,年纪不小了,口无遮栏,肯定有问题,现在后悔有用吗?


    评论者: 小谭 评论时间:2010/4/4 8:23:56

你是否上帝派来的?!不是出自你的口,我真不相信这是真实的故事!人生的一切是否冥冥之中已全有安排?我积极地与命运抗争有用吗?慨叹故事主人翁命运,也敬佩你的洞察力!首次欣赏到你的文采,钦佩之至!


发表评论 你的IP:3.229.*.*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