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路来风   [关闭]
 
养老杂谈《二》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提供者:四眼明  日期:2013/1/10

其六:
老了,指望谁?
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大、比较复杂,但也是很迫切的问题。现在由于国家的发展、富裕,个人的经济条件都有很大的提升,保健的意识也加强不少,所以老人寿命也越来越长,从退休到老去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每个人都面临退休后的不同阶段。在健健康康阶段的生活方式我觉得取决于自己,应该是怎么开心怎么过。而在生病及生命的最后阶段靠自己和子女都不靠谱,上海已经进入了老年化社会,此时政府应该管起来,应该有一套较完整的管理办法,不管是社区管理还是居家养老等,但要切切实实的有诚信、有诚意的服务。
其七:
前几天在与几个朋友们聊天时,谈起了自己的身后事,朋友们笑说你这个人总有好多缪论的,说来听听。其实,我这人真是很另类的。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也许别人会一下子会难以接受;一定要过后想想才想得明白,并慢慢地接受。
就说这每一个人都害怕谈起的身后事吧。在我看来,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真如他们所言,你是看得多了,也切身经历过了,所以一切都看得淡淡的。我对他们说:我说得事你们几人能做到、能看开。对于身后事,我与我先生是这样安排的:(一)我们要求我们的儿女在开追悼会时,不要放那劳什子的哀乐,我们都不喜欢那曲子!让我做人,是爹妈为我选择的,我那时候没办法,所以我是哭着来到了人间。我现在好不容易熬到了头,可以脱离人世上天堂了,干嘛还要哭着送我啊?我俩都各自选好了我们喜欢的乐曲。我选择的是迪斯科的乐曲《莎啦啦》,他选择的是《西德慕尼黑军校校歌》;(二)我们俩最近都各自在写自己的悼词。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的悼词干嘛要别人代劳呢?我自己的人生,为 嘛要别人替我们总结呢?难到别人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吗?答案肯定是:非也非也!(三)对于骨灰的安排是:我们二人那一个先走,那后走的那个人就要做到;将前走的那人的骨灰,先存放在殡仪馆,然后等到后一个也走的时候,交待儿女将二人的骨灰合放在一起,并一同撒入大海,让我俩的骨灰一起漂洋过海,做人生的最后一次免费的世界游!我们现在就将那买墓地的钱,用来做现在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是个从阎王爷那里被赶回来的人。五年前,阎王爷就对我说:我不喜欢你,你走吧!而且我在西藏旅游时,亲眼目睹那里的天葬。那时的我,是多么得不能接受藏人的这种的风俗,感觉他们对于死者那样做过于残忍!可我去年一月,在尼泊尔加德满都时,我看到尼泊尔人,他们对死者在进行火葬时,我就能非常平静的看完他们做这种事的全过程,并欣然接受了。
其实说白了,做人嘛就这么回事。做一个中国人,比做外国人省心;做一个中国的上海人,更要活出自己上海人洒脱的个性来!故而,我要开心得对待自己活着的每一天!我每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都要:没心没肺的活!无忧无虑的活!快快乐乐的活!
善待自己!善待别人!我认为:一个连自己都不会善待的人,你会希望他善待你吗?好好活,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来!!!
其八:
老了靠谁?当然还是得靠自己喽。我的想法很简单,小病小灾有医保,大病就听天由命。想靠子女不可能,子女不来【啃】我,就已经是阿弥陀佛啦。至于身后事,我也不安排,我只想死后捐献遗体,免去子女本不想花钱开追悼会的烦恼,只想死老太婆死后到底还有多少钱,卖房子能得多少钱。这可是我的真心话哦。
其九:
是政府造成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现在我们老了,政府应该对这批为社会作贡献的人们负全责养老,义不容辞理应承担责任。真象“雨荷”所说我们政府不缺钱:1不是经济困难时期,2有钱支援他国,3大批的腐败,4特权,特供养肥政府。我相信我们的政府,只要下决心想办的事一定能办成,一定能办好。再说每个人都会老,都需要养老,除非老了,生活不能自理去安乐死,利己,利子女。我特羡慕象类似上海华东医院一样的场所,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特有人的尊义。
其十:
别怪子女不孝顺,主要靠自己安排好退休后的生活,赞成居家养老,到天堂报道时,留下遗嘱将骨灰撒进大海湖泊。
其十一:
有一个自己的窝,不到死千万别丢!有一份自己的工资,自己做主!有一个老伴,好好相伴!有一个身体,自己保重!有一个好的心态,自己快乐!

[网络转载,供阅读]
 
 


   文章评论  (共 1 条评论)

    评论者: 华佬 评论时间:2013/1/12 12:01:09

转载的文章很实际,其实主要还是要逐渐摆平心态,尽量多安排一些活动,那么,考虑生死的问题自然会少得多。过好每一天很关键(在没大病的情况下更应如此。)我以为60多岁的同学们,身体一般的情况下,若过多考虑则没必要。


发表评论 你的IP:18.207.*.*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