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远年轻   [关闭]
 
《苕华诗集》读后

作者:高二丙班 朱卓裕   日期:2012/4/2

《同学,你笑了吗?》之七

《苕华诗集》读后

 高二丙班 朱卓裕

 
前不久,旅法油画家黎洁祥在网上推出阮铭锐的《苕华诗集》三首诗,引起我的注意,急忙借阅,书从法国巴黎寄到。《苕华诗集》作者阮铭锐,曾被中国文化艺术家协会等授予“杰出中国艺术家”荣誉称号。阮公是黎和我的中学同学阮中坚的父亲。我和阮公并非素未谋面,却从不知道阮公在诗词的造诣如此精深。唯有看完了诗集,才知道阮公的诗也好,词也好,联也好。
 
《苕华诗集》是由广州朝晖诗书画社等协作出版的,出版数800册,标明非卖品,本书为诗友交流。可惜的是,该书排版稍差,标点符号有点儿乱用,标题字体大小尚欠变化,读起来颇费眼力;校对工作亦差强人意,错字不少,有些错得离谱,有些只能看原稿再校对。看完后,有了再次校对的冲动,唯有这样,才不使有明珠暗投之憾。
 
先提排版。不说了,只举一例(见第二页)即可:
 
 
 
诗词横行排版的基本要素是,标题和上一首诗或词离开两行,和诗或词的正文隔一行。大标题居中,小标题(跋)选用小一号的字体。把不必要的标点符号删去,如括号、破折号。这样的排版,如果使用微软办公室软件 WORD 来完成,一点儿都不难。如果有《苕华诗集》的电子文档,重新排版就容易了。
 
再说错字与校对。我相信诗词句中的错字,应不是阮公的原字。可能是打字(电子印刷)或植字(铅字印刷)的错误,由此,校对就显得重要了。分三类:
 
1 有些文字重复,应在校对中发现而校正的。
 
例如第二十五页的“注”和“注解”各有十二分注。分注的内容除第十一、二条稍有不同之外,其它都是相同的。限于篇幅,不能列出。是否将“注”和“注解”合并成一?
 
又如第七十八页的“人面人面不知何处去”,应为“人面不知何处去”。
 
2 有些文字,如果没有原稿则无从校对。
 
例如第五页的“联联稿”和第十八页的“句曰”。
 
又如第四十八页的“今数秋枝朵朵开”,是否应为“今秋数枝朵朵开”?
 
再如第六十二页的《东莞市宝恒玩具有限公司新厂落成之庆致贺梅秉錩董事长楹联》,
 
宝马腾飞,货往财来,喜逢剪彩迎高贾
恒心创业,内联外引,狮舞笙歌迎贵宾
 
上下联中的逗号应删去,用空格表示断句。上下联的第十三字同为“迎”,犯了对联的大忌。恐怕是一为“迓”,一为“迎”。 迓,拼音 yà,迓的字义为“迎接”,例如:迎迓;迓之于门。
 
3 错字列出如下:
 
第三页        英帝沉渝港狗愁                       英帝沉淪港狗愁
第十页        注中的“白提和苏堤”           白堤和苏堤
第十一页      残雪清溶桥未断                     残雪消溶桥未断
第十五页      故园一别沦桑意                     故园一别沧桑意
第十九页      一坏黄土掩忠顽                     一坯黄土掩忠顽
第三十五页    注中的“拳友”             但以上四首诗均没出现“拳友”,只有“好友”
第四十九页    注中的“房屋东方,昴展西方”         房属东方,昴属西方
第五十三页    得失咸阳姑勿谕                 得失咸阳姑勿論
第六十页      一杨鞭影又天涯                   一扬鞭影又天涯
第七十三页    千里嫜娟人与共                 千里婵娟人与共
第八十二页    乐昌干校一年浮思绿         乐昌干校一年浮思録 或 浮思录
第八十五页    夸峨力大那堪比                 夸娥力大那堪比
第八十七页    未期何日得团园                 未期何日得团圆
第八十八页    钟豆翻田陇亩忙                 种豆翻田陇亩忙
第九十页      注中的“极左分子外表哧人”     极左份子外表嚇人(哧,象声词,如:哧哧地笑)
同页          景物三秋草木哀                       景物三秋草木衰
第一百零四页  表示哀心感谢                   表示衷心感谢
同页          台山分社付社长                       台山分社副社长
 
写到这里,应该收笔了。把它归入《同学,你笑了吗?》系列,为之七。之六《略说语病》果然比之四的《爱多一点》的下场好一些。已有几家博客网站拿去登载。其中一家还将其放在《争鸣碰撞》专栏上。这一回,我笑了。

 


   文章评论  (共 6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鹏 评论时间:2012/4/9 7:33:45

《苕华诗集》印刷质量实在太差,书中明显的错漏虽然可以由读者看出来,但有时还是靠估估下。卓裕对诗集错漏作校勘,实在太好了!


    评论者: 又学会一个字 评论时间:2012/4/9 0:24:08

鹏:“一抔黄土”是对的。抔(póu),不读bēi,不能写成“杯”。出自《史记 张释之列传》:“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

我做虚拟校对的时候,见“一坏黄土”中的“坏”字从“土”字部,沿土部查到“坯”字。上网查对“一坯黄土”,结果也颇多,我就相信了,但的的确确是错了。例如:

一坯黄土掩风流 成都古陵墓的沧桑沉浮(3)
叩首一坯黄土
一眨眼变成一缕青烟,一坯黄土
伤痕文学们只是高山脚下的一坯黄土!
一坯黄土一缕烟,古往今来几曾免。
你,就这么走了,变成一坯黄土,香消玉殒(拙作)

于是,就放上去了。坯,读 pi,名词,不作量词。谢谢你,我又学会了一个字。


    评论者: 鹏 评论时间:2012/4/8 22:23:22

卓裕:第十九页“一坏黄土掩忠顽”,似为“一抔黄土掩忠顽”。


    评论者: zxg 评论时间:2012/4/6 10:46:53

卓裕学友: 你可否了解一下此集的出版历程? 也许这样才能解开心中许多暂时无解的疑惑.
我猜想, 此集子中"打字(电子印刷)或植字(铅字印刷)的错误"应该和责任编辑的责任心及水平有关. 他至少应在二校三校等环节征求作者意见吧? 那样还会留下这么多的硬伤吗? 唉!


    评论者: 包袱 评论时间:2012/4/2 21:42:43

朱兄真是个做学问的人。受教。


发表评论 你的IP:18.234.*.*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