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走向社会   [关闭]
 
知青生活点滴----乘飞机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曾系海南人  提供者:曾系海南人  日期:2011/11/28

      1970年初,从海南岛回广州探望父母,一个月后启程返海南岛。那时候有三条路可选择:第一条是按照来路乘搭“红卫轮”;第二条路是坐长途汽车经雷州半岛,渡琼州海峡到海口;第三条路是从空中飞到海口。我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走第三条路。先前一来一回都是乘“红卫轮”,海洋已经不再是新鲜的。如果乘车从广州到南林,一路上呼吸滚滚沙尘,在我看来虽不是苦事,但是千里之遥局促在坚硬的座椅上也是很乏味的。至于乘飞机,这从前是县、团级以上高干的交通工具,虽然算是有一点点“腐败”,但是人生几何呢? 当时想来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从广州到海口的机票价格非常昂贵,50元(记忆是否有误?请众学友纠正)一位,用了我两个月的工资。对比之下,现在的机票很便宜,同样行程不过700元,不到打工仔3000元月薪的三分之一。我能够凭兵团战士通行证购买了这一张机票,大概也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之一,工农兵当家作主了,得到了高级别的待遇。
        到了白云机场,进入候机室之前办好了登机手续。我当时携带的行李有两件,一件是一个军用模样的挎包,另一件是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东方红”牌气枪。这根枪,我从人民南路的一间体育用品店买来,确确实实用来杀戮生灵,因为我们连队周边的山林里有太多不同种类的鸟儿,恨得我手痒痒。好在那时候辞海和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上还没有“恐怖分子”这个词,否则我的爱枪就上不了飞机。
        白云机场十分安静,我坐在候机室的沙发上,旁边有一张茶几,年轻貌美的服务员笑容可掬,彬彬有礼给我送来茶和糖果。可以看的出在我第一次坐飞机及之前,每一个乘客都是贵宾,当然那些高级干部和外宾更是贵宾之上的贵宾,至于什么时候演变成为平民之中再分贵宾与非贵宾,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次所乘的飞机是小型的,几十个座位,两个螺旋桨,类似苏联的伊尔12,或者就是伊尔12。登机时,空中小姐同样是笑容可掬迎接我们乘客,不对,那时候没有空中小姐,只有女乘务员同志,不过,年轻貌美都是一样的。她给每位乘客派发一个塑料袋,让我们把钢笔放进里头去。这是为了避免昔时密封性能差的飞机上了高空之后,空气压力剧降导致墨水流出而污染衣服或其他物品。在飞行过程中,乘务员也会送上茶和糖果,更值得看上的是一盒5枝装还是10枝装(记得不大清楚)的中华牌香烟。平日在连队里,我们吸的香烟都是“庆丰”或“丰收”之类的牌子,更差的还有“百雀”、“大锺”。不知道飞机上是否允许吸烟,在那个环境里,我很自然就产生了不吸烟的自觉性。我忘记了那架双螺旋桨的飞机从广州到海口要多长时间,记忆最深的是飞行时经常在云层里颠颇,累得有两位乘客几番呕吐,以及飞机降落时耳孔疼痛和降落后踏在机场上仍有天摇地晃的感觉。
        几十年来,我有过屈指难数的历次飞行,但是没有一次留下值得形诸笔墨的印象,唯有第一次。


   文章评论  (共 11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曾系海南人 评论时间:2011/12/4 1:14:03

回广州一个月,那时候超假可说是胆大妄为。说实话,那次回穗就不想再返海南。乘飞机说是尝试“享受”,其实那天心情极不佳。


    评论者: 大旧 评论时间:2011/12/4 0:31:41

老兄你的探亲假有一个月,我记得不超假的话只有十八天,来回路程各算三天,在家只能是十二天。


    评论者: 老朽 评论时间:2011/11/29 19:47:59

记得丹旗姐讲过乘海南飞机经历写遗书的一幕,险过剃头!


    评论者: 权威人士 评论时间:2011/11/28 20:54:11

本人现在还存有当年海口到广州飞机票,票价42元,早上九点二十分起飞。机型是安-24。过几天有时间扫描奉上。


    评论者: 温志韬 评论时间:2011/11/28 20:51:01

1971年,你说的机票价钱看起来误差8元钱,现在看起来不是一个数。但当年我们在海南岛东岭农场每月工资只有22块钱。打个比例,现在我的月薪是3000元,那价差就是1000元啊。8块钱,当年月薪的三分之一。六十年代在六中读书时,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就是8元。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8.*.*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