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路来风   [关闭]
 
一个背叛共产主义事业的高官

文章来源:天涯社区  提供者:浮云  日期:2011/11/20

      今年是《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作者吉拉斯(一九一一 - 一九九五)诞辰一百周年。
       密洛凡.吉拉斯(又译德热拉斯),一九一一年生于黑山(旧译门的内哥罗)科拉欣附近的一个农民家庭,十八岁入贝尔格拉德大学攻读哲学和法律。在学期间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并加入左翼学生团体,一九三二年加入南斯拉夫共产党,次年,吉拉斯因参加反对王室的示威而坐牢三年,一九三八年当选为南共中央委员,两年后当选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二战时德国入侵南斯拉夫,吉拉斯是抗击法西斯的游击队最高司令部成员。战后,吉拉斯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担任多项要职,一九五三年当选为副总统兼国民议会议长,并内定为铁托的继承人。
       一九五三年十月至一九五四年一月,他公开主张把南共联盟变成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实行多党制和西方式的民主。一九五四年一月,南共联盟中央决定将其开除出中央委员会,解除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给予最后警告处分。一九五五年,吉拉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呼吁南斯拉夫实行多党制,被判入狱十八个月,不久假释。一九五六匈牙利爆发革命,吉拉斯在纽约《新领袖》周刊发文,赞扬匈牙利革命“是马列主义逐步走上末路的开端”,同时公开发表批判南斯拉夫现行政策的声明,因此再度被捕,被判刑三年。吉拉斯入狱前把《新阶级》手稿寄往美国,一九五七《新阶级》一书在美国正式出版,他却因此此书被加刑七年。一九六一年一月,当局提前释放了吉拉斯。
       吉拉斯之所以背叛他曾经为之奋斗的事业,缘起于对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认识。一九四四和四五年间,吉拉斯三次访问苏联,第一次甚至带着朝圣般的“狂喜”心情赶去。但所见所闻令他不止大失所望,更是震惊不已。在二战的关键时期,斯大林竟然还在军队中进行大清洗,许多高级将领不能浴血沙场,却冤死于自己阵营内的大屠杀。同时,斯大林和亲信高官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经常通宵夜宴酩酊大醉。一九四四年,在苏军高层默许下,进驻贝尔格莱德的苏军一路强奸妇女、凶杀抢掠,斯大林还不以为然,粗暴无理地对待铁托和吉拉斯提出的交涉,使吉拉斯看到苏联对弱小国家的傲慢蛮横。对此,一九四九年五月,吉拉斯在联合国大会上谴责了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行径。
       吉拉斯由此开始省思社会主义大家庭,率先提出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的见解,是铁托推行背弃苏联走经济自治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路线的倡言者。吉拉斯并不到此为止,进一步提出要削弱南共联盟、建立政治多元、个人享有自由的开放社会。这些主张超过了铁托容忍的限度。《新阶级》全名为《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是吉拉斯的经典着作。该书一九五七年在美国出版,中译本于一九六三年二月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内部发行。
       共产主义曾经被认为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最完美的社会形态,它没有阶级,没有压迫和剥削,人人平等而富裕。然而,事实恰好与此相反,那些进行共产主义实验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但没有实现共产主义者许下的诺言,反而将人民带向深重的灾难中。吉拉斯在他的著作中分析了个中原因。
       共产主义的两个基本概念就是“物质的第一性”与“变化的实在性”,这两个概念并不是马克思的独创,两个概念的最通俗的解释,就是我们大家所熟知的,社会的发展是客观的,辩证的,有规律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共产党取得江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诚然,当代的共产主义并不否定客观或不变规律的存在。但一经得势,它对于人类社会及个人的行动,却完全不是这回事,它所用以建立权力的方法,与其理论所指示者不同。共产主义者从只有他们知道主宰社会规律的大前提开始,推得一个过于简单而不科学的结论,即这一所谓的知识使他们有权力和专权来改变社会并管制其活动。共产主义者夺取政权之后,其组织成员形成了一个官僚新阶级,他们将原来的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的财富剥夺的一干二净,占为己有,美其名为“全民所有”,事实上他们既可任意支配全国的财富,而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是无权过问的,因此挥霍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我们过去经历过“大跃进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看到国民财富如何将近耗尽而到经济崩溃的边缘。前苏联政权可以用70%的国民财富发展军工产业,官僚们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而工人、农民的日子却几十年没有改善。“这个新阶级是贪婪而不能满足的,就像资产阶级一样。不过,它并无资产阶级所具有的朴素和节俭的美德。新阶级的排斥异己正像贵族阶级一样,但没有贵族阶级的教养和骑士风格。”
       吉拉斯在《新阶级》一书中写道:“凡是这个新阶级首脑所倡导的改变,首先取决于新阶级的利益与愿望;像其它社会集团一样,新阶级的一举一动,或守或攻,都带有增强其权力的目的。”果然,因为土地是国有的,当经济建设需要用地时,地方官僚为了牟利强行出卖农民赖以为生的土地,农民遭受新一轮的压榨。而国有企业则用“股份制改革”的形式,把大量国企转移到新阶级手里,成了新阶级及他们子女经营的私产。吉拉斯说过,掌握国家一切资源的新阶级必然照顾自己人,分派肥缺,或者任意分配各种特权,各种寄生作用和腐化不可避免,“这个新阶级的极权暴政和控制,如今已变成驱使全民流血流汗的桎梏。”由此可见,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权贵资本集团的形成,和过去那种所谓“全民所有”是一脉相承的。
       吉拉斯认为“共产党人知道,不管是在理论上或实践上,他们是同其他阶级和意识形态对立的,因此,他们得对其他阶级和具有其他意识形态的人加以迫害和清除。他们不只对实际存在的反对者并且还对未来可能的反对者作战。”“在共产主义制度下,在革命早已过去以后,还在继续使用恐怖主义的压制手段。有时,这些手段变得更加完整,并且比革命时期中用得更广泛。”我们曾经追问,共产党不也说要给人更大的自由吗?事实上,资产阶级的革命真正达到给予公民的自由,尽管共产党是靠工人与农民取得了胜利,“然而革命的果实并未落入他们的手中,而是给了官僚集团。因为官僚集团正是使革命实现的党组织。在共产主义革命中,只有实现革命的革命运动没有被放弃。共产主义革命可能‘吃掉自己的儿女’,可是并不是把他们全部都吃光。”没有被吃掉的就是为其所谓“工业化”效力的新阶级。“共产主义革命并不吃掉将来工业化所需要的那些儿女。被清除掉的往往是那些从文字上接受革命的观点与口号并天真地信它们将会实现的革命者。”
       关于这个命题,吉拉斯显然觉得还没有说透,那就是为什么这些儿女一定相信共产主义,毕竟吉拉斯本人也曾为共产主义的革命做出过巨大贡献。吉拉斯说:“共产主义革命为它的真正目标所制造的幻想,比以前历次革命所制造的幻想更加久而广泛,因为共产主义革命以一种新的方式解决各种关系,而且带来一种新的所有权形式。”这种所有权形式,就是新阶级这个集体所有权代替了私人所有权,过去地主、资本家,乃至个体小农和工商业者的都被剥夺了。新阶级最后向世人宣告剥削阶级已经被消灭,但是这根本不能摆脱人们对现实处境的不满,这样“共产主义者依然以‘阶级敌人’的‘残余’和‘影响’来自欺欺人。” 
        吉拉斯说,共产主义者“是先为一个新社会设计一幅蓝图,然后动手去建造,他们认为不妥的地方就加以修改或废弃,务求一切尽量最合乎他们的计划。”在肩负工业化的责任时候,共产主义革命的国家中并不是由新的经济力量来执行,因为它本身并无此经济力量的存在,那么只得由革命机构本身,也就是就是革命政党,即新政权来担当。为达到目的,这个政权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必然采取血腥和暴力的做法,因此,革命之后,“武力和暴力却是进一步发展甚至进步的一个条件”,这不是简单的一种手段,“在共产党人的心目中,武力和暴力竟被提高到偶像和最后目标的崇高地位”。
       吉拉斯认为“在共产主义领袖的言论中都必然有煽惑与欺蒙之词,因为他们迫不得已而许诺一个最理想的社会,而且答应‘废除一切剥削’。但是他们根本不能完成他们狂热地信以为可能实现的事。”理想破灭了怎么办?即使真的这样,他们也不会承认。“这个组织包括职业性的党的官僚在内,却不受约束并在背后操纵国家的一切行动”。
   文章评论  (共 10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习总书记 评论时间:2021/4/12 22:00:04

一派胡言


    评论者: 刘真史 评论时间:2012/9/14 9:47:52

须重新评价马恩列斯毛,须重新认识设会主义/共產主义/资本主义,回顾历史,总结社会发展规律,我们才有进步;我们的前赵总书记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及描述就很精辟,先知先觉;比马恩列斯高明的是更了解近代的资本主义,学习资本主义,众所周知:原来的老路此路不通也!故苏东波也早已改制;而目前中国所走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老邓老赵老胡设计建设的中国式的资本主义;只不浮云所过老邓为保他们老家伙階层及家族的既得利益而不惜将左臂右膀砍去!浮云所提供的文章很精彩精辟真实,启发性很强,再看看北韩金家三代的极权統治,就可理解了。本人愚见,欢迎指教指正批评。


    评论者: 石上清泉 评论时间:2011/11/25 16:52:28

    文章很有启发。一个政党或组织在取得政权后,很容易沦为一个新的权贵阶级。他们把国家的财富据为己有,肆无忌惮的挥霍,贪污腐化。把自己的子女亲属安排到重要部门和国有企业的重要位置上。甚至,他们还掠夺私人财产和农民的土地。这些都是由于没有其他政党和组织来约束他们。从大的方面来说,他们自己是不可能监督自己的。现实社会就是这样。


    评论者: 读后 评论时间:2011/11/24 15:15:12

任何政党与个人在没有权力的时候,都能过看到社会的弊端,提倡社会的变革,也不会有腐败的现象,但是当取得了统治权以后,就会出现腐败的现象。


    评论者: 请教读后 评论时间:2011/11/23 14:06:03

“读后”学友说:“懂得不必去争论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懂得国家发展才是硬道理。”这话的意思是说: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可以作废了。倘若如此,有“观念上的一大进步”的我们,怎样对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作交代呢?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8.*.*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