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路来风   [关闭]
 
我也有腐败的经历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惶恐  提供者:惶恐  日期:2011/11/6

     前年,我在兰州车站候车室等待开往天水的列车,离开车时间还差十多分钟,忽然有车站女工作人员大声说:“谁愿意先上车的请跟着我。”尾随她身后大约有十多人。到了一个“贵宾室”门口,她说:“入门每位交10元。”在“贵宾室”里,先到的“贵宾”已占据了全部座位,还有不少是站着的,站的位置还不至于容纳不下我。众多“贵宾”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二手烟的气味与人的体臭混为一团。贴钱得到的“贵宾”待遇实在难顶,于是耿耿于怀,心想:站务人员算什么身份? 不过一介平民而已,竟然有权宰我一颈血!事后联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官,何尝不是同那个站务员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呢? 在单位里,我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每年都有一些采购的事务,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被供应单位关照已是很平常的事情。当然,坐稳这个位子要“识做”,每年春节,呈上红包多谢老总栽培那是必定的。如果我奉献给老总的礼是自掏腰包,老总一定会批评我行贿,好在他早就制定了允许各部门设立小钱柜的政策,钱从小钱柜里出来,我就不算行贿,而是让领导来分享我们部门的业绩成果,皆大欢喜。如此运作,多年来已习惯了,没有觉得不妥。就算觉得不妥,那又如何? 难道振臂高呼:“我要反腐倡廉!”果真如此,我的饭碗一定会打烂,我的亲戚朋友,甚至老婆都会手指笃笃地说“你正一傻仔”。
    最近在本网站读了题为《美国有没有腐败?》的文章,未看内容也可以回答:美国肯定有腐败。文中说“美国最大的腐败就是将腐败合法化。政府官员要发家致富,主要有两条途径:一是在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几进几出。为政府工作时他们积累经验、建立关系,然后下海去赚钱。几年后再上岸,过几年再下海。如此循环,不断捞取个人利益。二是办咨询公司。他们凭借建立的关系网,为人疏通,穿针引线,铺路搭桥。”可惜引用的例子实在太陈旧了,什么基辛格、尼克松、罗斯福、肯尼迪、艾伦,全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按照“腐败合法化”的说法,目前在台上的全都是腐败分子,为什么不抓几个如奥巴马、希拉里之流做典型呢? 这不至于年代久远而令人失去新鲜感。他们都是免不了要走这样的路:入读名校(结交名流为做官作铺垫)----做官----下海---或再做官----或再下海,随便点出几个人的名字,也比那些过气人物更具吸引力。看看中国,“腐败合法化”不是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例如今年7月,《羊城晚报》登了一条消息说,在市值前50名的上市公司中,独立董事不乏副部级以上高官。此前深陷“污染门”的紫金矿业,也有来自北京和省里的前领导干部。比如担任公司独立董事的原地矿部前总工程师、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陈毓川,担任公司独立董事的福建省资产评估中心原主任、福建省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林永经。此外,福建省上杭县政界多位退休领导干部在紫金矿业任闲职,而且领着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年薪。比如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林水清此前为上杭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监事林新喜曾任上杭县纪委副书记、常委。《投资者报》2010年做过一项调查,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聘请的前官员总数达到1599人,其中有467人目前的职务是独立董事。后来再细想,中美两国不可同日而语,在“中国特色”的挡箭牌后,凡事都是美好的。 
        在中国,亦官亦商的人物比比皆是,既“合法”又“不腐败”,按文章所说,在美国,这类人物必定是合法的腐败分子。换了在中国,亦官亦商其实很能够体现中国的国情,即使不是做官的人,也会把钱权结合表现得淋漓尽致。
        钱权结合在中国早就无孔不入,渗入到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物质匮乏,每一个人都很清贫,有朋友说那时候绝对不会有钱权交易,社会风气无懈可击,除了搞阶级斗争杀戮生命之外。我反驳说,每个人月薪只得几十元,确实没有钱互相行贿受贿,但是你知不知道“软实力”这东西? 为了吃上一口肥猪肉,我必须起早摸黑担凳仔到市场排队,但是我大舅在惠福市场是手握屠刀的猪肉佬,免了排队的苦事。还有我姨丈是中山二院的主治医生,我享有优先看病的特权,我的堂兄是运输公司的司机,经常给我带些外地土特产。那时候,司机、医生、猪肉佬是受人民崇敬的人物,都是我的亲戚,这三件宝就是我的软实力。连老百姓都拥有“软实力”,我们领导的实力就硬得很咧。上溯20世纪60年代三年经济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的人有数千万之多,我却从未忧虑,因为我老爹是高干,他的单位在郊区办了一个农场,是为了保证干部们有足够的食物供应,农场饲养鸡、鹅、鸭、猪、牛、羊,种植水稻、玉米、瓜果、蔬菜,样样齐全。父亲不时会到农场视察,我就坐上他那辆“雪佛兰”轿车到农场去玩,在农场享受慈菇炆猪肉、清蒸脘鱼的农家大餐。这样的“特供”,时下又兴旺起来了,自从2005年4月,一个食品供应中心成立,专门为国务院机关提供物资。就在这一年的8月18日,这个中心举行了授牌仪式,据中心的倪主任表示,在此之前,国务院有后勤基地,中央警卫局办了农场, 武警也有后勤基地。此外,一些财雄势大的机构如大型国营企业、金融企业、上市公司、大型私营公司、省政府的机关单位等等,纷纷到城外搞起种植和养殖的所谓后勤基地,实行食品自给自足,保证各级领导们能够享用丰富的有机食物,免受瘦肉精、地沟油、毒蔬菜之害。
       现在回头说说美国的腐败,以上提到的网文所举的例子之外,还有很多丑恶的,如克林顿的“拉链门”、伊利诺伊州州长布拉戈耶维奇涉嫌卖官、共和党热门候选人赫尔曼·凯恩涉嫌性骚扰等等。那么腐败是不是也像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那样无孔不入呢? 网文给了一个说法:“美国的司法部是一个权力很大的部门,司法部长可以立案调查联邦政府的官员,甚至调查总统。调查后也要由司法部决定是否起诉,而且一经立案,司法部长也无法左右案件的发展。”这也就是说,不受共和党、民主党和任何政党领导的司法系统成为限制腐败蔓延的机器。此外,就是在并非某个党的喉舌的独立新闻媒体眼皮下,政客们必须小心翼翼。我也经常留意与美国有关的新闻,最近看了三藩市市长选举的报道,三藩市五位市长候选人11月3日三度要求联邦司法部和加州公平政治委员会调查李孟贤涉及捐款舞弊案件。李的竞选阵营回应,李孟贤只是捐款门中的“受害者”,并已经退还捐款。美国的司法系统和新闻媒体在起着什么样的作用,不妨可以争论争论。
       问“美国有没有腐败?” 是毫无意义的,和任何一个国家一样,美国也摆脱不了腐败的缠绕,正如地球上任何地方都有乌蝇、老鼠、蟑螂,正常人会想方设法消灭它们,一群被消灭之后,过些时候另一群又会出现,又得想办法去消灭,这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我们不但不去消灭它们,而是自己也变成乌蝇、老鼠、蟑螂,即使不变,却对蠹类横行麻木不仁,然后嘲笑绞尽脑汁消灭蛇、虫、鼠、蚁的人:“看看,你们那里不也有我们的同类吗?!”


   文章评论  (共 7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旁观者 评论时间:2011/11/26 11:41:24

我觉的这问题不必争论了,国家管理层的事。也可说有目共赌,也可当没发生过,不要太自寻烦恼,人到花甲有几何?乐在人间为好。


    评论者: 龙眼 评论时间:2011/11/8 17:18:54

大千世界,五颜六色,人间万象,应有尽有。古今中外,前赴后继。自己走好,不必介怀。


    评论者: 浮云 评论时间:2011/11/7 23:25:14

“一介小民”冒名而已。此地无银三百两。


    评论者: 一介小民 评论时间:2011/11/7 17:34:59

    腐败现象的存在我们谁也不否认,消除腐败谁也不反对,只是不认为美国就是天堂,中国也不是地狱,不要有人说中国半个好字就惶恐不安。


    评论者: 好文章 评论时间:2011/11/6 23:40:22

 鲁迅先生:“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腐败不要紧,国力提高就是大道理。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8.*.*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