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走向社会   [关闭]
 
斯人远去 如梦如露

作者:四眼明   日期:2011/11/5

 “万里遥相思,我心独悲泣  ”!吕锐学长撒手一挥,满带着他特有的音容和笑貌,驾鹤西去。顿时,日月失色,星光黯淡,斯人远去,如梦如露。点点滴滴的往事又一一地浮现出来,我和吕锐学长虽不是深交,但在人生的激流中,却确有几次的合流,其情其景至今仍不敢忘记。

    一九六六年,文革的烽火从北京点燃到广州,首当其中,我们六中的青年学生也毫不例外地卷进了这一历史潮流之中。其中,学长的一手笔走龙蛇的毛笔字,写出了一篇篇激扬豪气的文章。工整有力的美术体字,很快地就能剪贴出一条条的巨幅标语。呕心沥血,而又充满激情地又为学校画出了一幅巨型的毛主席画像。这令当时我们这一批小学弟,不得不敬仰万分,五体投地。而他的爽朗笑声,却令人记忆犹深。在《六中东方红战歌》的整个演出期间,他就是不可缺少的舞台幕后的艺术总监,负责幻灯,画像,灯光等的设计和操作。在当时,他已经身兼重任,才华尽出,是我们心中的偶像!英雄!我当时就常自问:为何才十多岁比我大一些的学长,竟有这么多的才华!天有不公啊!

    一九六八年五月,我和好友老马二人手持半票的学生火车票,[大约是13.50元人民币],从广州直通北京。原本,我们准备落脚在北京的一个亲友中,[亲友是国家排球队的队员],因受贺龙事件的影响,不敢收留我们二人,当晚,老马和我只好露宿北京火车站,直到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天安门广场遇见了吕锐学长及其他的六中同学,由他们带我们二人住进了清华大学校园。在此后北京生活的十多天中,我们都跟着学长走访北京的各大学,了解当时的文革状况,同时,我们也尽情地游览了北京的历史名胜。如:颐和园,十三陵,万里长城等,特别是万里长城的一游,在那雄伟壮观,蜿蜒起舞的长城之巅,我们一共十位六中的同学,在肥肥,丹旗,吕锐等学长,学姐的指点下,我们摆出了朝气蓬勃,英姿焕发的姿势,留下了一张“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长城的美照。而这一照片,在几年以后,当我们在海南建设兵团生活和工作时,又给当时的解放军报的记者,在吕锐的藏照中发现。记得吕锐学长说:因记者想模仿一张当年“新疆建设兵团”的追踪一群和周总理合照的前后相差十年的新疆建设兵团战士的变化,发展的照片。故,当记者看到我们这一群当年的红卫兵,现在的兵团战士,就产生了一股冲动,要给我们留照,要追踪我们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结果,长城的照片和海南建设兵团的合照,就站立位置几乎一点不变地按顺序排列出来,并刊登在各大报纸和画报中,一直延续了很久,很久。虽然,几十年的人生变化很大,物是人非,但那一段风华正茂的人生经历却又是刻骨铭心。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六八年的五月下旬傍晚,吕锐学长和我们一共八位六中的同学,齐聚“全聚德”,我们一人一块钱,共八元,点了一个鸭全餐,四菜一汤,我们举起了啤酒杯,欢声笑语,感谢上天给我们一个幸福而又难忘的北京之行!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 。记得去年金秋,适逢亚运在广州举行,我举家从美回穗一行,有幸地再次和吕锐及一群好友欢聚,当时,也知学长染病在身,但见精神尚好,我们握手问安,一切尽在不言中。我们已渐见鬓白,我们也知,人生到此阶段,见一次就少一次,我们依依相识,心心相印,我们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待。我们再次地紧握双手,深情地一一道别:再见!再见!岁月无情,友谊常在!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但愿吕锐学长今后的旅程仍一路走好,平安,顺畅。但愿吕锐学长的音容笑貌永留在我们的心中!


   文章评论  (共 1 条评论)

    评论者: 老同学 评论时间:2011/11/6 16:21:47

今天上午,老3届一众同学和联络组为吕锐学友送行。愿他的灵魂安息,愿老同学情谊常在。文章为大家回忆良多,足弥珍贵,感谢远方的四眼明。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8.*.*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