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走向社会   [关闭]
 
道一声迟来的谢谢

作者:高二丙班 朱卓裕   日期:2011/10/27

 

              道一声迟来的谢谢

高二丙班 朱卓裕


大旧同学在拙作《“华而不实”与“娇柔造作”》一文的评论栏中说:

朱学长四十五年前初夏的一个早晨,我不小心从大操场边上的单杠上摔了下来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是你二话没说把我背到前操场工字课室的校医室,经过忘记了他姓什么的校医一番救治,很快就没事了。此事不知道您有否记忆,这里我向你道一声迟到了四十五年的谢谢!并祝你身体健康!

不好意思,用我惊人的记忆力,怎么也想不起那一幕:背着一个摔倒的同学从大操场到校医室。此事年中从拙荆口中传回,三个多月来苦苦思索,不得记忆。倒是想起了两件事,写下来,也要向两位老三届同学道一声迟来的谢谢。


两件事都发生在海南岛南林农场。

那时我在新风队,每天上山砍芭,开荒,种胶树。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觉得背脊下靠股沟的有一处奇痒。于是我叫梁朗都帮我看一下。梁朗都拉下我的运动裤,看了一下之后,说,“拿你的勺子来。”我把一只很特别的勺子递给他。梁朗都用那只勺子在后面狠狠地刮了几下,然后说没事了。我问它是什么东西?他说,没事,是一只牛虱,弄出来就好了。我想我前一天就开始觉得奇痒甚痛了。牛虱已经钻进我的身体两天了,要用东西刮,才能刮出来。如果没有发现,没有弄它出来,再过一两天,牛虱就全部进入了我的身体。真可怕。

看到这里,也许有读者问,一只牛虱,没有什么不了起,有什么故事可讲的。慢着,这就要从二十年以后的一件事说起。那时,我儿子还小,在屋后的小溪边玩耍,小便,被一只“剔(Tic)叮中。他大哭大叫跑回家。我俩(我和我太太)立即把“剔”拉出来。打电话给儿科医生。儿科医生吩咐我们拉出来的“剔”的各个部分收集齐全带来疹所。到了疹所,医生把残留在我儿子身体的“剔”的另一只脚拉出来,然后把“剔”拼齐,发现还少一只脚。医生说,为了安全,要打几天预防针,以观后来。最后,他还告诉我俩关于“剔”的一些知识。“剔”这样的东西一旦钻进人的身体,一天之后就开始发烧,发热,24小时后,伤及肝脏脾,生命处于危殆。我的表姐夫在新泽西某地曾被“剔”叮过,没有及时发现,已进入身体,开始发烧,发热,神志不清。后来马上就医,诊断出是“剔”进入身体。立即抢救,也费了两三周才恢复过来。而在我工作的地方,医疗机构有小册子向家长和学生介绍如何防止被“剔”咬到, 和如何处理。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牛虱和“剔”一样,任何一种这一类的东西进入身体之后,它的细菌,败坏的部分都会通过血流,最后伤及肝脏脾,危及生命。

想一想,梁朗都同学岂不是在四十年前救过我一命?那只很特别的勺子,被用来刮牛虱,不也是在四十年前救过我一命了吗?


后来,我被调到场部(二师九团团部)当通讯报道员。有一天,我要从团部经红明队,回新风队到渔湾队。正好遇上雨季,连续几天大雨,红明队和新风队之间的太阳河,山涧大水冲下,河面暴涨,轰鸣的洪峰一个接一个滚滚而来。平时,太阳河浅只末脚,现在水面高到十几米,把上山唯一的桥梁红明桥淹没,桥在水下一米,根本看不到有桥。我站在桥的这一边,望着那边,虽然太阳河在桥处并不宽,只有十来米之内。桥的另一边是一座小山,连接桥的路伸向小山,被小山夹住。桥的上游是洪水呼呼地流来。桥的下游是一片开阔地,平时的挺拔的树被淹没在水里。水从狭窄流到空阔处,一个个急急旋转漩涡形成。我迟疑了一下,退缩了。我不能冒这个险,要回团部,于是一步一退,退出了红明队。

一退出红明队就想到,退回去也不行,红旗队和黎寨之间的那片菜地,也已经水浸,来的时候水已经浸到我的下巴。再说,场中到场部的那条一号桥恐怕也和红明队的红明桥一样,彼此彼此了。于是,我又下了决心,决定从红明桥硬闯,游过去,又向红明桥走去。就在这时候,我遇到了高一甲班,红明队知青陈国华。陈国华是归国华侨学生,戴黑框眼镜,为人随和,在学校就和他认识,还谈得来。我告诉他,我要强渡太阳河。他听了,也不觉得惊奇,说你跟我来。他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这是红明队的职工下河洗衣服,挑水的地方。在红明桥上游三四十米。他说,雨季的时候,黎族,苗族的男女,都是从这里游过去。一下水,不用游,水就可从将你冲到对岸。听了他的话后,我马上有了信心,连声道谢,立即下水,对着上游猛游过去,游不动,只能划水踩水,上游的洪峰把我推倒狭窄处,我已经接近对岸。蹬了几下水之后,就在红明桥的对岸上岸。

一上岸,我脱下左脚的那只凉鞋,“咚”一声扔到奔腾的太阳河。心里说,让你们成双成对去见海龙王吧。原来,我在下水后不久,就被树梢刮倒,挣扎了一下,右边的那只脚的凉鞋被树梢刮走了,先行去海龙王处报到。。

一两年内,太阳河从渔湾,立新,到红明这一段,出过两次溺水事件。一次是,立新队副指导员三名职工和四名知青,七人在完成抢修通话电线任务后,回程的时候,在水淹的桥上被冲出。错过了上岸的地方而被卷入桥的下方的大空地。另一次是大水队的指导员,在渔湾过水。他是熟悉水性的,急着回大水队,没有考虑选择下水和上岸的地方,被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没有游到对岸。从此,我们知青中,视雨季的太阳河猛于虎,而谈虎色变,再也不敢在暴雨山洪的时候强渡太阳河。

而我在这之后感到侥幸。如果我那天没有遇到陈国华同学,如果我没有按陈国华同学指定的地方下水,而在红明桥下水,怎么也不能直游到对岸而被冲到桥下方的漩涡多的空地。后果不堪设想。这么说来,陈国华同学也救过我一命。还要谢谢那双塑料凉鞋,不是那双鞋代我去向海龙王报道,让我逃过一劫吗?

 

 


   文章评论  (共 10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节日愉快 评论时间:2011/12/22 3:02:34

陳國華同學,你好,我现在美国纽约州。本来准备春节回广州,恐怕现在要稍微推迟到三四月。到时,一定会找你聚聚,道一声迟到了四十五年的谢谢,并祝你身体健康。我稍后将我的电话,地址发到你给的電郵地址:[email protected]



    评论者: 陳國華 评论时间:2011/12/21 21:58:17

朱同學你好,我是陳國華,最近透過其他同學口中得知你在綢上十分活躍,想在找你聚聚,不知道你是否在廣州,可以的話能夠給我你的聯結電話嗎?我女兒的電郵地址:[email protected]


    评论者: 高二丙班 朱卓裕 评论时间:2011/10/30 21:29:15

谢谢大旧同学的纠正。第一次溺水事件是在林彪事发后,中央文件传发的团以上干部的时候。第二次溺水事件可能是中央关于林彪叛党叛国事件的文件传发到每一个人的时间。


    评论者: 听说 评论时间:2011/10/30 14:50:25

听说陈国华在香港炒股很成功,可能是天分。


    评论者: 大旧 评论时间:2011/10/30 3:35:02

陈国华十多年前见过他,当时他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工作即身穿有数字的背心那种,而且做了路江补鞋黄师傅的女婿。


发表评论 你的IP:3.238.*.*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